去莫干山看DOUDOU&吴垚滔&九连真人&万青&~~

 

5.25&5.26

 

 

难以想像福禄寿和吴垚滔这样的年纪,是经历了什么才能写出这么动人的词啊。

而且很惊喜的是在《暮野荒原》里他们竟然合作了,杜冰儿的声音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1947年 我生于破旧的村庄里
我的父亲蹲坐云边抽烟
已不知去向了
母亲每天早出晚归
为了能让我吃上口饭
那皑皑火光从山野 烧到了我的臂膀

十八岁那年
我站在暗哑的村口回头远望
母亲垫着三寸玉足黑白发丝
才超过麦芒
自此 暮霭石墩上总多出一佝偻身影
嘴里念叨什么 远方的我
也无从得知了

二十二岁那年
我如愿娶了一个漂亮的妻子
虽然 她没什么文化 也识不来什么字

我只记得
候鸟来来回回地飞了好多趟
不知怎的 儿子女儿在哭啼声中
也渐渐长大了

那年夏天
母亲为何被装进了冰冷箱子里
远方赶来的孙子与我跪坐灵堂
却沉默不语
也对 幼小的他
定也以为母亲在与我捉迷藏
只是清明时分的酒壶里
添了些许重量罢了

后来
我被儿子女儿接到了高楼大厦里
我说
还是乡下凉快他们拗不过我
还是回到了家里
只是 村口的石墩上落了灰
母亲没法坐在这了
我也会随村子
一起陷落小小的盒子里

你在遥远的天边过的好吗
不要再藏起地瓜给我吃啦
孩子不孝啊让你受了苦啊
等来世再换我照顾你

夕阳暮云下 谁家孩童在遥望渡口
人间入车流 日月伴星斗
呜咽火车载着他思念远走
残破的画 不见的话
瘗玉埋香 几番风雨残夏
生命就像 天上星星 地下棺木
黄粱一梦也罢
彼岸渔船
早已驶离那没有鱼儿的港口
去漂泊了
困于高楼大厦的人们
还在寻找什么呢

去往北方的燕子迎着开往南方的车
在中途砰砰相撞
便有了零落山丘的血红花

小时候爸妈
带我去看过的胸口碎大石
长大后会明白
大石碎胸口才是现实
只记得踌躇的满志
肥胖的城市 大人的世事
就像那黄房红字
随灰婆的余烟消逝了

一把火能把肉体烧灭
却无法烧毁思念
一场雪能把岁月染白
却无法染指人烟
泛黄的笔记本与童年的故事书
白头发的老人与坟头诉平生苦

他说这人间太荒唐
物是人非两茫茫
不道云烟不诉肠
悲歌唱晚送远乡

DOUDOU-我用什么把你留住

你忘了 划过伤口的冷风
你信了 不痛不痒就算过了一生
你 为什么 看见雪飘落就会想唱歌
为什么 在放手时刻眼泪会掉落
一个一个走过
一个一个错过
一遍一遍来过
一次一次放过
一声一声笑着
一声一声吼着
一幕一幕闪着
刺痛我
因为享受着它的灿烂
因为忍受着它的腐烂
你说别爱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因为享受着它的灿烂
因为忍受着它的腐烂
你说别追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你睡了 可时间它依然走着
你怕了 恍然抬头梦却醒了
你会静默 手握着星火等在至暗时刻
你被击破 当熟悉呢喃又穿透耳朵
一个一个走过
一个一个错过
一遍一遍来过
一次一次放过
一声一声笑着
一声一声吼着
一幕一幕闪着
刺痛我
因为享受着它的灿烂
因为忍受着它的腐烂
你说别爱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想不想看花海盛开
想不想看燕子归来
如果都回不来
那么我该为了谁而存在
想不想看花海盛开
想不想看燕子归来
如果都回不来
那么我该为了谁而存在
因为享受着它的灿烂
因为忍受着它的腐烂

你说别追啊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苦涩如歌
在这浩瀚星河你是什么
在她温柔眼眸的你是什么
闪着光坠落 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 它璀璨如歌

 


 

 

Wishlist@2024:二手玫瑰 & 麻园诗人

 

自行车

周末把自行车调整了一下,把右侧边的变速器和刹车把调了个位置。
之前刹车闸在车把上面,手要翻折着才行,不一会手就累了。调到下面手自然下垂的位置,舒服多了。

车座后面加了个车筐,可以放放杂物。书包也可以放在里面不用背了。


还是去年去北京出差的时候看到的,开始还觉得这么帅气的山地车上装个框子觉得好土啊。后来发现大部分是学生装的,放学后书包往后一放还是蛮方便的。咱也学习下。过了追求帅气的年纪,实用为先。不过上完后骑了一下发现车筐的前边沿会磨屁股,长时间骑行可能会有问题。

先骑骑看看,要么就往后调整下框子,或者调高下车座。

其实买的时候仔细点可能可以考虑到这个问题,效果图就能体现出来

不过车座子可能不大好调了,查了下还有可折叠版本,不用的时候折叠起来。
不过实际用的时候还是会接触,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往后挪。折叠的好处是不用的时候折叠起来就不用那么扎眼了。

在上海几乎没有见过这种配置。

一般都只是个轮子,或者是老人骑的那种在后面加个接送娃娃的专座。
毕竟现在自行车也不能带人了(可以带小孩),所以成了纯纯的个人用品。
还特意查了下法律法规

这种记忆里的温暖画面不会再有了。

 

 

想到带人的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之前在路上看到的一个场面,就搜了下“共享单车 儿童座椅”,

只要用心,商机也是无所不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