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回老家住了,陆陆续续把一些东西寄回老家去。
之前寄的都是些衣服类的东西,今天这一轮是一些杂物。主要是一些小粮食,娘说留在这里你也不吃,别浪费了。

邮局的纸箱子不怎么结实,上次装衣服的时候轻轻一扯就裂了,后来绑了很多圈胶带。
不过衣服嘛问题不大,粮食的话如果撒了就有点麻烦。
我就腾了一个之前在网上买的有点塑料材质的箱子。走的时候用体重计称了一下,22公斤。
但是到了邮局称了大概33公斤,倒没有质疑邮局的称,因为之前寄衣服的几次一箱也20公斤左右,这次搬箱子的时候明显重了很多,我还怀疑是不是最近体能下降了。

今天邮局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一位看上去50多岁的女同志。前面排了五六个大爷大妈,好像都是在办缴费业务。
估计是因为我搬着箱子进来的时候比较吃力,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大概从那一刻起,就开始了全程抱怨模式。
抱怨的主要点是:
1、我一个女同志,怎么能搬得动这么重的东西。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2、我搬这么一个箱子,对身体的损耗,几天都补不回来
然后做安检的时候给我把东西堆的到处都是,然后让我自己装回去。

求人办事要有求人办事的觉悟,我一边耐着性子回答工作人员各种问题,选择性忽略掉让人不愉快的词汇,一边应对围过来看的大爷大娘。
把东西一样样装好,然后用自己带的胶带把箱子封好。
箱子外面也贴好了自己单独写在A4纸上的地址。

这里吐槽一下另一个点,如果是买邮局的箱子,是不需要额外写这个地址的。
自己的带箱子都要写。
写就罢了,关键是上次我也用了这么个箱子,工作人员(另外的了)让我拿记号笔写地址。
我说这个材质根本写不住啊,一擦就掉了。他说没事,掉了还有他们贴的那个单子呢。
太形式主义了吧。

然后搬到柜台上面的称上,全程都没让她动过手。
确实称出来30几公斤的时候我心里还真是有了些歉意,语气也缓和了很多。
后来的两个动作一个是用机器打包条,另一个就是把这个箱子放到推车上。看得出确实很吃力。
打印单子,收款的时候,工作人员倒很耐心,也没多说什么。
我想这下完了就我完了呗,我还特意多说了几句谢谢。

没想到我走出门去了,又听见她起了调门开始跟后面新来的大爷大妈开始新的一轮抱怨。
真是自己找罪受啊。
不过话说回来,确实这个岗位应该考虑到这个问题。即使我的箱子是标准内的20公斤,一个女同志搬起来也是吃力的。

总之,希望这是极个别的个人现象吧。